Site Loader
Register

Hot Articles

[企業專訪] i-FARMED – 全環控水耕菜 給港人最優質的選擇

香港科農舍(i-FARMED)是一家室內水耕栽培公司,培植環境以無塵室不受地域限制,著重提高環保意識及本地生產,並提倡,建立和改善公眾健康飲食習慣。 面對逆境毅然轉行 i-FARMED 的創辦人 Simon Lee 原為一家裝修設計公司的老闆。疫情前一直為商場作商業設計,收入相當穩定。可是好景不常,於去年初公司因無情的疫情影響而損失了不少大額生意。眼見生意慘淡,員工沒有收入及無了的期等待,Simon毅然決定轉行經營做水耕菜。雖說轉型是形勢所逼,但其實Simon早於2013年已知悉日本及台灣的水耕菜技術成熟,並透過一次參與蔬菜統營處講座的經驗,激起了他對水耕技術的興趣。於是,這個突如其來的疫情間接成為了他創業的踏腳石,Simon最後在去年九月中開始了他的水耕菜事業。 科技行業成本高裝修難 原為裝修設計公司的老闆,Simon 為了減低裝修成本,決定自行設計及畫圖,並購入相應的物料,如經過特別處理的喉管,LED燈,及抽風系統等。除此之外,為了做到全環控的效果,減低水耕菜的污染,Simon更堅持設計全自動化系統,減少人手耕種的污染。因此,裝修成本十分昂貴,即使撇下水電費,材料費已過百萬。以LED燈為例,燈管經過精密的計算及挑選,紅燈用來助長葉部生長,白燈則根據太陽的光譜給植物提供能量。Simon表示,一切也需要熟悉了解植物的生長速度及過程才能夠生產到最優質的水耕菜。 同行競爭存在定必做好本分 香港現時有不同的水耕植物公司,例如元朗大棠的水耕農業,這無疑是對i-FARMED一個挑戰,但Simon亦沒有因此失去把握。得知大部份水耕業是以露天耕種為主,未能做到無塵的環境。因此,Simon決定在痛點著手,自己打造室內水耕種植場。以系統式運作,致力減低水耕植物的污染,打造全環控的技術,提供更加優質的水耕沙律菜給港人。 有別於其他水耕菜種植場,i-FARMED提供試食區讓參觀人士可以即場試食最新鮮的蔬菜,對產品非常有信心。種植場採用落地玻璃設計,每天清理的種植場乾淨整潔,加上灌溉的水用上四層過濾,讓食客食得安心。 不斷革新 精益求精

[企業專訪]Good Waste 好廢 – 時尚廢料搖身一變 成為環保產品

環保品牌Good Wastes(好廢)的目標是「以廢減廢」,主要透過收集從全球時尚品牌及其製造商在過度生產的過程中產生過多的剩餘布料,然後將它們轉變為一系列可重複使用的環保日常產品,例如由本地回收油製造的清潔劑、洗衣粉、手工皀等產品等,以取代所有一次性的「垃圾」。 自身經歷促成創業機會 創辦人Agnes從事國際時裝行業長達八年,而驅使她「棄時裝、從環保」的原因,正正是因為時尚商品的生產過程中,製造了海量布料垃圾,對環境造成了嚴重破壞。另一方面,眼見香港人濫用紙巾的情況日益嚴重,在生活中日產大量紙巾廢物,無視生產紙巾時的伐木和使用漂白水等工序;於是Agnes決定辭去原有工作,轉而投身製造環保產品,希望港人能盡量以可重用物品代替即棄產品。 Agnes於2016年創辦了第一間社企——The Chief Project,因工作關係聯繫了不少社區中心,繼而得知它們有開辦興趣班教授人們將使用過的食用油製成清潔產品。課程內容實用而且意義但可惜沒有其他能延續所學技能的活動或工作,Agnes靈機一觸,認為可以學以致用,將製成的清潔產品包裝成一個商品出售,並成立了新公司Good Wastes。Agnes更將社區融入自身產品內,把各個生產步驟分拆給不同人士負責,例如由社區姨姨進行車衣工作,又會把包裝工序交由唐氏綜合症協會下庇護工場的工友等,力求達到百分百「香港製造」。 改變生活習慣 改善地球環境 被問到創業以來遇到的難題,Agnes提出了兩項: 1. 港人盲目追求潮流,不利環保產品市場 Agnes指「先有需求還是先有供應,是社會一個不斷循環討論的問題。」她更直言,港人追求潮流的心態,導致本地環保產品市場不健康。例如早年流行的摺疊食物盒,市民都一窩蜂去購買,但他們沒有想到自身家中應該都已經有餐盒,購買已有類似性質的產品其實變相造成更多垃圾。她又希望大眾思考一下是否需要這麼多環保飲管產品,例如不鏽鋼飲管、竹飲管、紙飲管等,「沒有飲管又是否等於無法品嚐凍飲料呢?」 2.

[企業專訪]Fluffy Boss – 手工寵物零食 給毛孩獨一無二的祝福

疫情之下,不少企業都受到各種影響,一個主打手工寵物保健零食的品牌 — Fluffy Boss(花弗波士)卻應運而生。創辦人Walter以全人手製作寵物零食,研究不同配方,並採用全天然成分,保障寵物健康之餘,又能補充所需的各類營養。 創業念頭 源於疫下新嘗試 Walter是一位化妝師,亦是愛狗之人,閒時會擔任狗義工。疫情期間工作大減,Walter利用多出來的空餘時下廚,偶然受到朋友建議下,他開始嘗試製作寵物零食。Walter起初只打算將做好的零食分派給朋友和義工的狗狗,但發現製作過程為自己帶來不少樂趣,更成為在疫情間的一點寄托,加上「食客們」的反應不俗,便決定正式經營寵物零食的品牌。Walter坦言,若非疫情,或不會有空餘時間發展興趣,也可能不會有經營自己品牌的想法。疫下創業,可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寵物健康為最大考量 擔任狗義工的經歷讓Walter堅持保護寵物健康的信念,他認為坊間的寵物零食大多沒有營養價值,雖然對寵物沒有傷害,但若能讓狗狗吃得健康點,作為主人便能更放心,這個理念成為了Fluffy Boss的營運宗旨。 為求製作出優質的零食,Walter在研究食譜上也花了不少心思。他曾搜羅不同書籍,記錄各種食材的營養價值,針對狗狗不同需要再自行設計食譜,過程中不斷改良,「書中的食譜並非適合每一隻狗,讀得多便會發現哪些食材比較適用」。營運之初,Fluffy Boss一直處於分發試食的階段,雖然未有收入,但得到的回饋更能令Walter感到滿足,他直言「再辛苦也值得」。 經營期間,Walter更成為了一名新手狗主,對寵物健康的顧慮更甚。除了製作手工零食,他亦以天然配方調製寵物驅蟲噴霧,可謂由內而外提供貼身、更貼心的呵護。 經營每一步 關鍵在於由心出發

[企業專訪]Alive Food – 天然發酵食品 香港獨特品牌

Alive Food主要製作天然發酵食品的店鋪。Alive Food這個名字的由來有三。首先因為業務是製作天然發酵食品; 然後在發酵過程和製成品之中都含有多種益生菌, 盛載著生命力; 再加上製作過程全部使用無添加的新鮮材料,亦避免使用化學物質及添加劑,希望讓顧客享受天然食品的同時,能從美食當中感覺到活力和健康。 製作健康食品的緣由 創辦人Jennifer與西牙班籍的男友一起創業,男友原本於米芝蓮餐廳擔任廚師,遷至香港後亦曾到不同餐廳任職主廚一段時間。當發現到與自己截然不同的香港急速生活節奏後,男友便決定辭職,機緣之下開始專注學習製作麵包和研發食品。 碰巧Jennifer與家人的飲食習慣偏向清淡健康,加上大家同意市面上很多「健康食品」都未能與「美味」掛上等號,於是便萌生起研發健康食品的念頭。希望做到「讓客人覺得美味之後,才發現原來是採用天然方法製造的緣故。」最終Jennifer與男朋友創辦Alive Food,有市場銷售經驗的Jennifer負責推廣及宣傳公司,而Jennifer的男友便負責製作健康食品,兩人司職不同的崗位,攜手創業。 「做好自己」的定位 Jennifer與男友都不喜歡比較,認為每個廚師製作的美食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每一個廚師擅長的事情都不一樣,例如一個廚師製作法國菜,另一個廚師製作西班牙菜,兩個廚師的廚藝是不可以作為比較的。」此外,Jennifer與男友成立Alive Food的理念在於用心製作,用心出品。就以麵包為例子,Alive Food沒有添加任何速成酵母和添加物,用了不少的時間和心機製作,希望顧客能夠品嘗到用心製作的天然食品。 Jennifer會留意及參考其他品牌的長處,希望AliveFood能夠不斷進步,令更多人認識到自己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