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Register

Hot Articles

[企業專訪]融科技於營運  GoBuddy:希望客戶欣賞科技

創業這概念,近年盛行香港,科技的發達令不少人希望於網絡開展小生意。Budd Technology Limited (GoBuddy)留意到這些創業新鮮人需要的網頁設計不在於外觀華麗,而是功能至上,因而設立了一站式的網上業務平台。GoBuddy透過科技、數據精簡業務處理過程,用家能以低成本營銷,節省成本。企業配對也是GoBuddy涉獵的範疇之一,三位創辦人希望能在市場紅海之中突圍而出。 三創辦人相識科大 GoBuddy的創辦人,Kow、Roy、CY,三人相識於香港科技大學,機緣巧合下校內的「朋輩計劃」把三人牽起,三人惺惺相惜,現在更稱兄道弟。三位創辦人均是工程界專業人士,亦有相當的工作經驗。然而在去年他們毅然決定離開本來的工作去創業,開闢屬於自己的道路。 勇闖難關堅持創業路 GoBuddy的雛形為社交旅遊平台,專門為客人報名參與非牟利團體的旅遊體驗。一段時間後,他們發現合作客戶重視的不是擴大客戶群,而是減低成本。而且他們留意到不少營商網站缺乏數字基礎設施。所以為了回應市場需求,他們作出改變,變成現在的GoBuddy。 一路走來,公司面對不同挑戰,資金當然是其一。要維持營運就得籌集資金及尋找投資者,過程中GoBuddy飽受挫折。去年參加3個創業活動,均以失敗告終。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有人甚至直言:「你們不合適。」但三位創辦人沒有因此而放棄,反而不斷吸納意見,不斷改進。直至近日曙光初現,公司堅持的理念終開始受人接納。Kow認為顧問社群在香港很罕見,如果在創業的過程中有這樣的社群互相幫助、互相給意見,相信會很有幫助。 而另一個考驗就是讓顧客明白他們自己真正的需求。Kow指出很多香港人對於科技存有誤解,以為商業科技就是應用程式、平台。要令他們明白科技是指把效益推至最高,提升業務效能,可算是最難的部分。而GoBuddy就是希望讓客人知道他們的需求可經由科技來解決。 「創業是一種精神」 創業是為了名氣,還是為了把知識應用在解難上?對Kow而言,創業是一種精神,創業不等於做生意。在自己職位範圍內開始新企劃,也可算是創業的一種。他認為創業家的心態很重要,要認識自己的弱點,然後接受。每個人都有不熟識的範疇,相反,每個人也有相應的專長。適時調配人手,相互取長補短,定能一起成功。

[企業專訪] 網上教育 – 開啟網上教學道路 早著先機

Starifly 是一個網上教學平台。創辦人Simon及Jimmy留意到市場上不少導師想進行網上教學,他們從不缺乏知識及技能,但卻不懂利用網絡將內容表達。因此Starifly以綜合形式跟不同導師合作,一方面協助拍攝教學過程,另一方面提供教授平台。 合伙創辦  互相配合 Simon和Jimmy两位中學同學由2018年開始合伙創辦Starifly,一人較擅長營運及市場推廣,一人較擅長信息技術(IT),二人一拍即合。創辦Starifly是因為二人留意到身邊很多人都有不同才能,亦渴望將知識或技術傳授他人,但卻無從發揮。而當時教學市場以實體形式經營補習社和興趣班為主流,即或使用網上教學平台,大多是外國的教學平台,主要語言是英語,這使導師教授的成本大增,Simon和Jimmy因而決定創辦Starifly,為導師提供一個傳授知識平台。 市場獨有  追求「高要求、高質素、高成效」 在香港,網上教學平台在屬於一門新生意;Starifly除了協助拍攝教學課程,也會幫助製作宣傳片,這成功吸引導師主動聯絡合作。於Starifly的課程內容以知識點為主,每一堂約 10至15分鐘,消費者可在購買前預先瀏覽課程。Starifly對導師的標準及教學內容的質素有著堅持,再者會先跟合作導師商量製作內容,給消費者帶來高質素的教學課程;Starifly亦打算未來會跟不同的導師合辦講座分享所長及宣傳課程。 創業初期  困難重重 剛創立Starifly之時,實體教學風氣盛行,學生習慣傳統的學習模式,補習社林立,一時間難以改變市場對面授教學的觀念。Starifly因此轉至雙線發展,去幫助不同的教育機構及導師建立網上平台。時移勢易,現時疫情肆虐,網上教學勢在必行,早著先機的Starifly平台便能乘勢而起,迅速發展。公司於創業初期少不免遇到行政及營運上的難題,Simon和Jimmy在開業前亦預想這會成為他們的一大難關,所以早早已找著不同公司協助,近年科技行業大行其道,業界以至銀行都樂意提供各類營運支援,這為Simon和Jimmy大大減輕了起動成本。 由零變一  克服難關 正所謂「十個創業九個衰」,Simon和Jimmy是怎麼能突圍而出,堅持下去呢?Simon說道:「創業時要找到自己的方向,之後在創業過程中不斷嘗試。過程中必定會面臨很多困難,這些困難正正是見證創業路上是成功或是失敗的地方。倘若你一遇到些少問題便逃避放棄,就注定你不該走在創業這條路上。」

[企業專訪] 產品設計 – 為物料再次帶來新生命

Kevin張瑋晉,是一個產設計師 。自2010年開始便出來做自己的產品設計,而所有設計會用到的物料都是從社區回收回來的。作用是除了是帶出一些有趣和實用的產品設計,透過設計去宣傳之外,亦能令到大眾能夠意識到原來日常生活上有很多覺得無用,扔在垃圾桶的東西,在經過少少的轉化之後可以重上貨架,作為一個有價值的產物。 畢業後Kevin在一間電子產品公司工作。在工作中感受到市面上很多Gift & Premium(禮品和贈品)產品的壽命很短,在出產一段短時間後會便被送往堆填區。我眼看每次出品一個設計,都是一個一個貨櫃運出去,而在很短時間後這一個個的貨櫃便會被送到堆填區。 Kevin便反思:「難道以新的物料去做新的設計,然後將產送往推填區就是唯一可行的方法。還是可以在堆填區找一些 有用的資源去作產品設計,這個就是我決定自己開始創業時的一個想法。做出來以後便發現到香港人的環保意識開始提高,亦看見市場上真的有這個需求。」 我們不是特別刻意地將「環保」這個字印在產品上,反而是透過設計的產品自身的外型吸引或者是其背後有趣的故事 去吸引客人 我們很重視每件回收物料它們本身有的「前世今生」 ,而他們的前世 往往就 賦予了 物料有趣的故事。 Kevin認為,Upcycling(升級再做)

[企業專訪] Vintage1961 – 復古·時尚 懷舊·閃亮

Vintage1961是一間走五六十年代高貴風格的復古女裝專門店。鍾情於復古風的創辦人Milk會到不同國家搜羅高雅的復古衣著及物品,讓客人從頭至腳都能有合適的配搭。Milki更會自己落手設計復古衣著,與客人分自己的品味。 Vintage 1961始於7年之前,先從網店開始,再到實體店舖;產品由一開始以二手物品為主,再發展到各地的復古產品,更有由Milki自己設計,再找師父逐件縫製的復古衣著。除此之外也有從韓國及意大利採購的衣物和飾品。 從興趣轉為事業 Milki曾於歐洲生活,在當地發現兒時鍾情的正正就是Vintage 風格。「我自小便喜歡時裝和配搭,會買衣服回家重新剪裁設計配搭。以前不懂得甚麼叫Vintage,只覺得這類衣著很特別,自己本身不太喜歡一式一樣的衣著。」在認識了很多可以採購的門路的Milki回流之前入手了不同貨品,回港後便一邊工作一邊以興趣形式經營復古衣著的買賣。 市場競爭漸大靠設計脫穎而出 最近一兩年, Vintage 1961 面對的市場競爭較往激烈,Milki認為原因在於行業的入場門檻不高。「做Vintage的巿場不用批量採購,可以去歐洲旅行時大手購入一堆存貨,再於網上售賣。現時網上買賣的生態發展成熟,再加上市場對復古衣著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復古物品的手工精美,又有歷史價值,而二手衣物亦能響應環保。所以無論是在整體環境還是在技術層面上行業的發展都越趨蓬勃。」在如此的競爭之下要脫穎而出, Milki 靠的是市場定位和獨有的設計。 “我們的定位清晰,專注於五六十年代高貴風格的女裝。當客人需要去有復古風格的餐廳,便會來找我配搭合適的衣著飾物。另外,市場上只有少數,甚至乎可能只有我們會自己設計復古衣著。” 不同階段

[企業專訪] Spotnighthk – 以緊貼服務做到與眾不同

今次企業專訪我們找來了市場推廣(Marketing)公司Spotlighthk 的創辦人Syed Shah,與我們分享創業經歷。 時裝X活動X市場推廣 = Spotlighthk 從結構上看,Spotlighthk 基本上分為三個部份: 第一個是市場推廣,第二個是舉辦活動,第三個是舉辦時裝秀。 Syed表示Spotlighthk舉辦的時裝秀有一個有趣元素,就是他們的時裝秀會在夜店內舉行,而當中會有不同的主題,例如是比較有玩味的。「這不是一個沉悶的時裝秀,我們不像傳統的時裝秀,例如說大家手上會拿隻酒杯,看著模特兒走過,設計師則在模特兒們旁邊。我們不願意做這些,我們希望趣味性會多一點。我們會邀請樂手表演,會有歌手在場唱歌,模特兒則在走秀,並且會有DJ駐場表演。這就是我們舉辦的時裝秀。」 Spotlighthk如何做到與眾不同? Spotlighthk不是你平常一般會見到的市場推廣公司,他們不單只是做網上推廣之類,更加著重的是提供貼心的服務。Spotlighthk會最少一個星期約見客戶兩次,和客戶一起討論,提供咨詢,並了解他們的業務狀況,尋找出哪裡虧損,甚麼地方可以如何改善,如何令業續增長。「我們歡迎老闆一同參與,因為他最清楚知道自己公司的業務狀況。」 Spotlighthk的致勝團隊 與Syed作戰的團隊總共有六人,團隊為Syed分擔公司不同的事情。在這當中Syed就遇到了他的創業好拍擋  –

[企業專訪] INNORDICS LIMITED – 由教育出發 搭建往來北歐之路

InNordics Limited (InNordics)的目標是將北歐各種關於教育的工具及課程引進香港,希望可以讓學校及家長們對於如何教育小朋友有多一個選擇。 Alan是InNordics的創辦人,亦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從小便接受香港的傳統教育,在香港經歷會考高考,但在發現香港的考試制度不太認可自己能力的時候,Alan便毅然到芬蘭求學,親身體驗傳聞中的芬蘭教育是甚麼一回事。Alan在4年的大學期間修讀國際商業學(International Business),初來甫到的Alan以為讀商科就是學會計或財經,但發現原來學校考慮的是培育學生的創業能力,於是乎Alan在這4年的學習當中便對創業,尤其是與教育有關的創業產生了興趣。 雄心壯志 VS 一波三折 回港以後,Alan先從不同工作中吸取從商經驗,然後便決定實踐創業之路。2018年Alan開辦了第一間關於教育的公司,協助香港學生到芬蘭升學及舉辦工作體驗團。創業概念雖然得到芬蘭公司的支持,可惜由於兩地對學生逗留時間長短的差異,令業務難以發展,Alan便決定進行第一次轉型。 Alan將目標客戶群轉向創業家,聯繫及尋找兩地公司合作機會。Alan用了兩年的時間來回兩地,帶領香港公司到芬蘭參加創業活動,同時不斷認識當地公司。在與兩地企業建立起關係的時候,Alan亦見證了兩地公司因地域,產品等原因令洽商出現困局,以致即使在交流之中公司間能夠互相取得聯絡,但最終亦未能促成合作。 在費煞思量之下,Alan決定再度轉型。 窮則變 變則通 說起芬蘭的優勢便會聯想起教育,Alan打算將芬蘭的教育帶來香港。但因為疫情關係,原先打算把芬蘭的教育人員帶來香港的計劃泡湯。正當無計可施的時候,一間Alan在以往的創業展覽中認識的芬蘭初創公司聯絡上Alan,說希望將他們公司的玩具引進香港市場,Alan驟然便成為了玩具公司在香港的獨家代理。這同樣地令Alan發現,芬蘭的教育工具在香港有發展的空間。Alan多年以來在芬蘭經營的人際網絡如今大派用場,他在一堆堆的卡片當中尋找到目標 –

【疫市奇葩】香港寬頻「Barter」互換方案

近月市況奇差,相信大家都感受得到,為了生存,大家都要努力掙扎,但現實就是除了「精、氣、神」之外,還有其他營運成本需要處理。如此環境之下,有甚麼好得過可以低成本獲得重要服務,同時又可以幫公司做推廣?各位老闆,機會來了。 香港寬頻(1310)最近便推出了「Barter」互換方案,按官網的說法,這個計劃是「以極靈活的方式,接受企業客戶以其產品及服務抵消香港寬頻電訊及科技方案的部分服務費用。」簡單來說,即是大家如果看中了香港寬頻的服務,可以直接去與香港寬頻商量,用自己公司的產品或服務去換取較低的香港寬頻服務費用。由於方案沒有就產品及服務設限,大家其實不妨一試,因為對企業來說,這是一個不可多我的一石二鳥機會,不僅可以較低成本使用大企業服務,亦可以將公司的產品及服務,透過香港寬頻的強大客戶網絡發放給公眾,能有很好的市場推廣效果。 不過今次能做到一石二鳥的還有香港寬頻自己,筆者認為今次香港寬頻的出手實在非常亮麗,除了可以一盡企業和社會責任,幫助本地企業,贏得掌聲外,亦可以透過方案取得不同行業的產品和服務,一下子大幅擴大自己的可分配資源,然後按情況或使用,或發放予其客戶;客戶對此自然受落,提升了香港寬頻形象,成功做到價廉物美。但無論如何,今次的方案對企業,客戶以至於香港寬頻都有好處,何樂而不為?!

[企業專訪] Studio Adit –走出電視台的框框,以影片為企業塑造品牌

Studio Adit 透過創作不同類型的影片為企業塑造品牌,相對於單單為產品拍攝宣傳短片,從企業品牌入手,更能取得客戶垂青。 創辦人Alan  創業前曾在電視台工作,香港大部份的電視台都有他的足跡,由拍攝廣告,節目製作以至項目統籌,於12年的電視台工作之中都一一嘗試過。累積了經驗後,有不同類型的Freelance工作向Alan招手,在一次Freelance工作中得到啟發後,Alan便毅然離開電視台這個Comfort Zone,在年多前開設自己的製作公司 – Studio Adit,希望走一條屬於自己的拍攝之路。 「正如一間初創公司有自己的市場定位方法,其實在網絡世界也有一套專屬的銷售模式和宣傳方法。如何利用網絡世界的宣傳方法去推廣你的公司是有一套獨立的遊戲規則。我們可以按著你的業務特性和目標客戶群,你打算用哪個社交平台去做宣傳;度身訂造屬於你公司的宣傳短片。」 Alan在開展事業的同時亦開拓了業務範圍; 除了企業宣傳製作外,Studio Adit還參與了微電影製作,亦有接拍商場活動,學校比賽,紀錄片製作; 另外也有接受非牟利機構及教會的的大小活動拍攝邀請。 多年工作經驗當中,於電視台工作時負責選美比賽的節目製作是Alan參與過的大型項目之一。除了選美比賽當日的拍攝,還要製作前期一系列的宣傳節目,亦需要拍攝影片放在社交媒體上做推廣,是一個完整的統籌工作。而影響最為深遠的則是曾經受到旅遊網紅的邀請,Freelance到海外拍攝旅遊影片。

抗疫+轉型 – 遙距營商計劃

疫情之下,居家工作和網絡營商成了全球的大趨勢,不少企業紛紛或開發或使用不同的網絡系統,以在嚴峻的環境中咬緊牙關撐過去。有見及此,政府在「防疫抗疫基金」中亦出手支援遙距營商,幫助企業繼續營運和提供服務,創新科技署推出了「遙距營商計劃」(D-Biz)。但究竟D-Biz的內容是甚麼?應該如何申請?還有評審準則是甚麼?就讓我們現在一齊探討一下。 首先大家最為關心的當然是資助金額吧。根據生產力局的資料,目前安排如下: 「每一個資訊科技方案連同僱員的培訓開支的資助額最高為10萬港元(相關培訓開支的資助上限為資訊科技方案開支的10%),而每間企業可獲最高30萬港元總額資助,進行為期最長六個月的資助項目。 申請獲批後,企業可獲發放30%的資助金額。當項目完成及證明文件獲接納後,企業可獲發放餘下資助金額。 申請項目必須於資助申請獲批後方可開展。」 如果有申請過政府資助,例如科技劵的經驗,大家就會知道文件程序時間要動軏要3至9個月時間,對很多企業來說實在太長,故今次政府將會採用快速批核,文件程序相信會較以往為快。 今次D-Biz將涵蓋12類有助遙距營商的資訊科技方案,包括: 1.網上營商  2.網上接單和送遞、智能自助服務系統 3.網上客戶服務和推廣 4.客戶數碼體驗升級 5.數碼支付/流動裝置零售管理系統 6.線上/雲端財務管理系統 7. 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