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Register

Hot Articles

[企業專訪] Charlotte Handmade – 初試啼聲 水晶滴膠之旅

Charlotte.handmade由創辦人Charlotte 開立的手作小店。主要業務為出售水晶滴膠,專業學名稱之為環氧樹脂滴膠。現時主要集中製作出售四款滴膠作品,分別是鎖匙扣、水晶座、平板電腦及手機座和小夜燈。 興趣變事業 絕不怕失敗 Charlotte 現時是一名大學生。原本製作水晶滴膠只是她生活中的其中一種興趣,直至2020年,她開始思考及構思把興趣轉化為事業的可行性。「在求學階段嘗試創業,就算最終失敗了機會成本仍會比較低。」展開了屬於自己的創業之旅。 靈活創新 進軍本土市場 Charlotte 認為現時水晶滴膠在香港未有太多人認識。當初自己認識水晶滴膠的途徑為外國經營的社交媒體。Charlotte 覺得外國普遍風格趨向製作大體積的水晶滴膠手作,因而未必適合香港的市場。於是她便決定嘗試把製作水晶滴膠的技術引入香港,加入自己的創意和喜歡的元素。希望製作出在香港市場受喜歡的手作製品,令更多人認識水晶滴膠。 無懼挑戰 期盼日後業務發展 對於現時水晶滴膠在香港市場的情況,Charlotte認為對於小店既是優勢亦是挑戰。優勢在於此工藝在香港寥寥可數,競爭不大,可算是「頭啖湯」。她通過創立手作小店增加水晶滴膠和品牌的知名度,令自己的品牌在本地變得有影響力。挑戰方面,畢竟香港人對水晶滴膠仍然比較陌生,因此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去介紹和推廣其產品及製作。「希望顧客不單只是買一件作品,而是還會有趣興想了解其製作過程。」她希望在未來能夠舉辦工作坊,讓人們親手加入自己的風格和元素,製作屬於自己的水晶滴膠。 線上線下雙管齊下

[企業專訪] The Company Tattoo – 刻苦耐勞的一雙手 印證本土紋身師的故事

紋身店The Company Tattoo由Vince於2014年設立,主要以一群熱愛紋身、理念相同的師傅組成。紋身風格多樣,例如彩色、黑白、線條、小清新等,而在The Company Tattoo裡,不同的紋身師,有着不一樣的紋身美學。 創業不難 守業艱難 創辦人Vince由2008年開始成為紋身學徒,在跟從首兩個師傅時主要負責穿環、接待等無關紋身之工作,作為新人只能不斷透過畫畫發掘自己的風格,繼而加以練習。直至從美國紐約回港後跟從第三位師傅後方有機會真正接觸紋身,繼而成為獨當一面的紋身師。為求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Vince決定開辦自己的公司,可事與願違的是,創業前後對比很大,亦與想像離天百丈遠。 Vince表示,不但只有更少時間投放在家人身上,而且有無數的瑣事處理,例如機器壞掉、行政事務等都要一手包辦。Vince更坦言壓力很大,「原以為能透過創業賺取金錢,但發現這根本是一個坑,支岀比收入多已是平常事。」由於紋身師並非只透過一朝一夕便能獲得名氣,創業之初更嘗過零收入,幸得家人支持以及客人的青睞,方能讓Vince堅持下去。 由 “Brother”組成的 “Company” 被問到對公司最有自信的是什麼,Vince指不少人看到“Company”一字就以為The Company Tattoo只是一間公司,但“Company”亦有「伙伴」的意思,Vince認為公司的同事更像是一個“Family”。Vince亦指岀他們會把師傅叫作“Brother”,因為大家都對紋身十分有熱誠、並非只追求金錢,更是追求作品的創作和人們的認同,故即使沒有工作也會回到店內畫畫。

[企業專訪] i-FARMED – 全環控水耕菜 給港人最優質的選擇

香港科農舍(i-FARMED)是一家室內水耕栽培公司,培植環境以無塵室不受地域限制,著重提高環保意識及本地生產,並提倡,建立和改善公眾健康飲食習慣。 面對逆境毅然轉行 i-FARMED 的創辦人 Simon Lee 原為一家裝修設計公司的老闆。疫情前一直為商場作商業設計,收入相當穩定。可是好景不常,於去年初公司因無情的疫情影響而損失了不少大額生意。眼見生意慘淡,員工沒有收入及無了的期等待,Simon毅然決定轉行經營做水耕菜。雖說轉型是形勢所逼,但其實Simon早於2013年已知悉日本及台灣的水耕菜技術成熟,並透過一次參與蔬菜統營處講座的經驗,激起了他對水耕技術的興趣。於是,這個突如其來的疫情間接成為了他創業的踏腳石,Simon最後在去年九月中開始了他的水耕菜事業。 科技行業成本高裝修難 原為裝修設計公司的老闆,Simon 為了減低裝修成本,決定自行設計及畫圖,並購入相應的物料,如經過特別處理的喉管,LED燈,及抽風系統等。除此之外,為了做到全環控的效果,減低水耕菜的污染,Simon更堅持設計全自動化系統,減少人手耕種的污染。因此,裝修成本十分昂貴,即使撇下水電費,材料費已過百萬。以LED燈為例,燈管經過精密的計算及挑選,紅燈用來助長葉部生長,白燈則根據太陽的光譜給植物提供能量。Simon表示,一切也需要熟悉了解植物的生長速度及過程才能夠生產到最優質的水耕菜。 同行競爭存在定必做好本分 香港現時有不同的水耕植物公司,例如元朗大棠的水耕農業,這無疑是對i-FARMED一個挑戰,但Simon亦沒有因此失去把握。得知大部份水耕業是以露天耕種為主,未能做到無塵的環境。因此,Simon決定在痛點著手,自己打造室內水耕種植場。以系統式運作,致力減低水耕植物的污染,打造全環控的技術,提供更加優質的水耕沙律菜給港人。 有別於其他水耕菜種植場,i-FARMED提供試食區讓參觀人士可以即場試食最新鮮的蔬菜,對產品非常有信心。種植場採用落地玻璃設計,每天清理的種植場乾淨整潔,加上灌溉的水用上四層過濾,讓食客食得安心。 不斷革新 精益求精

[企業專訪] 手作班房 – 從皮革到手作 「校長」唔易當

位於銅鑼灣的手作班房已有接近九年歷史,專門提供不同類型的手作活動,包括皮革製作、繪畫、紮染、紙藝等。手作班房的兩名創辦人亞Mo和亞Ming希望讓香港人能夠發揮創意,為平淡的生活增添色彩。 學校的由來 亞Mo和亞Ming本來是皮革導師,亦經營了自己的皮革工作室約五年。累積的客戶越來越多,也幫助過許多機構舉辦活動後,兩位創辦人開始發現這樣的生活有點乏味。由於就想:既然有這樣的資源,不如利用這一個地方,集合一班有創意的導師,讓他們根據自身不同的範疇開班教授。於是在四年前正式轉型為多元「班房」。手作班房想將銅鑼灣打造成一個有不同活動選擇的地方,例如在港島區吃晚飯前,可以到班房參加一些藝術課程,豐富行程。 合作>僱主+僱員 當談到如何在競爭大的手作行業中脫穎而出,亞Ming說現時如果有導師需要租用場地開班教學,就必須到各區尋找,而大多數都只是簽訂短期合約。但在手作班房,大部份合作的導師在這裡長時間租用,他們也可以在手作班房內放置所需的工具或作品,形式上比較像是自己的工作室。對一些剛剛入行的導師來說,場地的穩定性是發展業務的其中一個非常重要因素。而且雙方是以夥伴形式合作,手作班房會為導師們招生、提供在職培訓等,令導師們更容易開拓事業。而對於手作班房來說,在同一個地方,有著不同的導師,能夠互相交流心得都是一個獨特的優勢。 1+1>2 被問及現在營運上所面對的困難時亞Ming表示本來只需要處理好自己創作、教學、皮件和宣傳。但自從擴張了工作室後,牽涉的事情與日俱增,例如其他導師的課程安排等。另外,因為對於沒有太多教學經驗的導師來說,一開始要開班教授四十人,可能會有點吃力,亞Mo和亞Ming會從中提點一下,分享自己以往教大型班的經驗,令到導師在教學方面有所成長。「班房」出來的產品越好,老師的口碑越好,手作班房的名氣亦會越來越大,最後達成一個雙贏的局面。 冉冉上升 人才難得,現時手作班房最需要的人才有幾種,例如有自己想法的藝術導師。他們本身在創作藝術品方面沒有太大問題,但就是缺乏場地一展所長開班教學。亞Mo和亞Ming希望能透過與不同手作人的合作,共同成長。另外亦希望能和一些「網紅」合作,由手作班房負責提供題材和課程,而KOL則負責宣傳手作班房和課程。 「創業前首先要有充足準備,先嘗試用一些比較低成本的方法,看看回響如何,如果成效顯著才邁向下一步。」

[企業專訪] THE HKIP – 一個連接大專生及初創企業的橋樑

The HKIP是一個連繫大專生及初創企業平台,讓大專生能夠尋找適合自己的實習及工作機會,而初創企業亦可覓得有才能的大專生協助業務發展。 點止配對咁簡單? 學生時期的Calvin和其他大學生一樣,為找一份自己心儀的實習而疲於奔命,皆因Calvin發現學校及市面上的「搵工平台」都未能真正滿足學生的需求,校內提供的「搵工平台」,實習職位多集中於大型企業,較少提供初創公司的實習機會。Calvin認為,學生可以在初創企業中得到更多學習機會;另一邊廂,因為初創公司更願意手把手教導學生,使學生成長得更快。此外,學生亦更容易從初創公司創辦人之中了解到如何開創一門事業。 The HKIP能幫助初創公司節省時間及成本。一般初創公司規模較小,沒有專責部門聘請人才。因此Calvin的團隊能為他們提供極大的幫助,平台不但提供接觸學生的渠道,更提供一系列的測試如性格測試、專業技能測試,幫助企業尋找適合自己公司的人才。此外,平台透過一對一的配對方式,讓初創公司可以向候選實習生展示自己的企業文化,令學生對公司有更深入的了解。 多元企業文化 了解不同用家需要 Calvin的團隊擁有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伙伴。Calvin深信多元企業文化是公司其中一個優勢,可以有更多不同角度,嶄新的思維去尋找、接觸學生及初創公司。此外,不同文化背景亦讓團隊能更深入了解不同用家的需要,從而真正滿足他們。 一系列測試 讓實習生盡展所長 Calvin公司招聘實習生時會透過一系列的測試,了解學生真正的能力以及是否相關企業需要的人才。雖然測試會使招聘過程變得繁複,但Calvin認為這些測試是不可或缺的,因為通過這些測試,公司才能真正了解學生的專長,從而安排適合的崗位,使實習生能發揮自己所長,也幫助公司找到適合自己的人才。 「堅持才是最重要的」 Calvin最初創業時遭到了許多冷嘲熱諷,身邊的朋友都認為Calvin的平台不會成功,因為目前市面上有太多不同的「搵工平台」,競爭過於激烈,而且Calvin的平台規模不大,認受性較低,難以吸引學生使用平台。但Calvin認為只要堅持不懈,凡事都可做到,成功只是時間的問題。

[企業專訪]Good Waste 好廢 – 時尚廢料搖身一變 成為環保產品

環保品牌Good Wastes(好廢)的目標是「以廢減廢」,主要透過收集從全球時尚品牌及其製造商在過度生產的過程中產生過多的剩餘布料,然後將它們轉變為一系列可重複使用的環保日常產品,例如由本地回收油製造的清潔劑、洗衣粉、手工皀等產品等,以取代所有一次性的「垃圾」。 自身經歷促成創業機會 創辦人Agnes從事國際時裝行業長達八年,而驅使她「棄時裝、從環保」的原因,正正是因為時尚商品的生產過程中,製造了海量布料垃圾,對環境造成了嚴重破壞。另一方面,眼見香港人濫用紙巾的情況日益嚴重,在生活中日產大量紙巾廢物,無視生產紙巾時的伐木和使用漂白水等工序;於是Agnes決定辭去原有工作,轉而投身製造環保產品,希望港人能盡量以可重用物品代替即棄產品。 Agnes於2016年創辦了第一間社企——The Chief Project,因工作關係聯繫了不少社區中心,繼而得知它們有開辦興趣班教授人們將使用過的食用油製成清潔產品。課程內容實用而且意義但可惜沒有其他能延續所學技能的活動或工作,Agnes靈機一觸,認為可以學以致用,將製成的清潔產品包裝成一個商品出售,並成立了新公司Good Wastes。Agnes更將社區融入自身產品內,把各個生產步驟分拆給不同人士負責,例如由社區姨姨進行車衣工作,又會把包裝工序交由唐氏綜合症協會下庇護工場的工友等,力求達到百分百「香港製造」。 改變生活習慣 改善地球環境 被問到創業以來遇到的難題,Agnes提出了兩項: 1. 港人盲目追求潮流,不利環保產品市場 Agnes指「先有需求還是先有供應,是社會一個不斷循環討論的問題。」她更直言,港人追求潮流的心態,導致本地環保產品市場不健康。例如早年流行的摺疊食物盒,市民都一窩蜂去購買,但他們沒有想到自身家中應該都已經有餐盒,購買已有類似性質的產品其實變相造成更多垃圾。她又希望大眾思考一下是否需要這麼多環保飲管產品,例如不鏽鋼飲管、竹飲管、紙飲管等,「沒有飲管又是否等於無法品嚐凍飲料呢?」 2.

[企業專訪]Fluffy Boss – 手工寵物零食 給毛孩獨一無二的祝福

疫情之下,不少企業都受到各種影響,一個主打手工寵物保健零食的品牌 — Fluffy Boss(花弗波士)卻應運而生。創辦人Walter以全人手製作寵物零食,研究不同配方,並採用全天然成分,保障寵物健康之餘,又能補充所需的各類營養。 創業念頭 源於疫下新嘗試 Walter是一位化妝師,亦是愛狗之人,閒時會擔任狗義工。疫情期間工作大減,Walter利用多出來的空餘時下廚,偶然受到朋友建議下,他開始嘗試製作寵物零食。Walter起初只打算將做好的零食分派給朋友和義工的狗狗,但發現製作過程為自己帶來不少樂趣,更成為在疫情間的一點寄托,加上「食客們」的反應不俗,便決定正式經營寵物零食的品牌。Walter坦言,若非疫情,或不會有空餘時間發展興趣,也可能不會有經營自己品牌的想法。疫下創業,可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寵物健康為最大考量 擔任狗義工的經歷讓Walter堅持保護寵物健康的信念,他認為坊間的寵物零食大多沒有營養價值,雖然對寵物沒有傷害,但若能讓狗狗吃得健康點,作為主人便能更放心,這個理念成為了Fluffy Boss的營運宗旨。 為求製作出優質的零食,Walter在研究食譜上也花了不少心思。他曾搜羅不同書籍,記錄各種食材的營養價值,針對狗狗不同需要再自行設計食譜,過程中不斷改良,「書中的食譜並非適合每一隻狗,讀得多便會發現哪些食材比較適用」。營運之初,Fluffy Boss一直處於分發試食的階段,雖然未有收入,但得到的回饋更能令Walter感到滿足,他直言「再辛苦也值得」。 經營期間,Walter更成為了一名新手狗主,對寵物健康的顧慮更甚。除了製作手工零食,他亦以天然配方調製寵物驅蟲噴霧,可謂由內而外提供貼身、更貼心的呵護。 經營每一步 關鍵在於由心出發

[企業專訪]OWL Group Limited – 多元智能的學習配合無限可能的孩子

Julia是The OWL Group Limited的創辦人之一,數年前與不同專長的導師伙伴創辦了這間公司,大家皆以幫助孩子為目標。 開業之前,各位創辦人一直在思考「我們能為孩子們做什麼呢」這個問題,當中一人提出大家各有不同的專長,也許可以幫助孩子們發展多元智慧,而不是單項發展或英語或音樂或數學。 這個想法造就了OWL的分支MIT的出現,MIT意指Multiple Intelligences Tutors,即多元智慧導師。 因此,OWL Group Lmited專注於多元智慧。市場上雖然有很多教育中心,當中的導師也是專業人士,但大多只是專注於語文或音樂。而Julia和伙伴都認為孩子有多元智能,「為什麼我們不嘗試幫助他們發展多元智能,不只是專注一種呢?」於是Julia她們便決定設計自己的課程,集中於發展多元智慧,而樂器亦是OWL Group Limited的重點教學工具之一。 OWL Group

[企業專訪] Physiojam – 一樣的顏色 不一樣的意義

Physiojam是一個本地時裝品牌,本來店鋪只負責設計和零售,但自從創辦人阿霖接觸了紮染技術後,便開拓了自家染布服飾,由剪裁到出貨都是一手包辦。 屬於香港人的品牌 阿霖形容自己為一個內向的人,不太擅長和別人溝通。他從小到大都醉心於藝術,例如畫畫、時裝等,對於自己的外表亦很注重。當出來社會工作時,他都希望有一門手藝傍身,於是跑去當了廚師。數年過後,阿霖希望能實現自己一直以來的理想—創立一間時裝店,就和自己的姐姐合夥創業。經營了一段時間後,阿霖發現時裝這個行業因快速時裝的興起等因素而正在不斷收窄,例如快速時裝(Fast Fashion)的興起等。 阿霖有感屬於香港本地品牌的選擇少之又少,而他認為有美感的服裝亦不多,於是對於創立自家品牌的決心更加堅定。為了突圍而出,他選擇不將設計方面的重點放在圖案上,反而著重於顏色,希望能為沉悶的港人生活帶來一點色彩。他更希望顧客將他的服裝看待成流行藝術,而不只是一件商品。 Physiojam的理念是希望能夠操控顏色,而不是較隨意的設計。阿霖認為「紮染」兩字中,大家只著重於「染」,而忽略了「紮」。「紮」擁有著無限可能性,於是阿霖決定自學紮染和漂染技術,基於曾經有廚師的經驗,曾嘗試利用食材代替染料,但脫色較快和穩定性的問題使其束手無策。 Physiojam另一特色是能夠利用紮染技術漂出一模一樣的服飾,例如一雙襪(右圖)。利用紮染技術染出來的圖案其實是很難染做到。對稱」,因為顏料難以控制。這技術成為了Physiojam一個賣點。 關關難過關關過 阿霖當初以網店形式經營,因為不想每天上班工作都要為租金煩惱,但卻發現了另一挑戰。因為染出來的貨品都是獨特的,變相阿霖要為每件貨品拍照讓人查閱,而且會擔心客人認為貨不對辦,在種種的考量之下,Physiojam決定正式轉型為實體店。 難關一個接一個出現了,網店時期的Physiojam以女裝為主,但為了能開拓另一種客源,阿霖決定將重點轉為男裝。轉型過程當然十分艱難,因為以往的熟客都沒有再來光顧,業務唯有重頭起步,重新推廣。經過了一番努力,Physiojam才能走至今天的「正軌」。 「首先要謙卑,願意向別人學習。要努力過別人幾倍,不能因為幾次挫敗就放棄。有付出的就有機會成功,只不過時機未到。」

[企業專訪]Zimplyou渢儒工作室 – 打造有温度的手鐲

ZiMPLYOU (渢儒工作室) 是製作原創手鐲為主的本地品牌,創辦人Yammi注重原創和品質,用心為客人設計獨一無二,而且富有意義的,希望為城市人的生活注入一點溫暖。 打造屬於女生的首飾 創辦人Yammi在求學時期已經有編織手繩,當時她留意到市面上的手鐲並非完全貼合手腕,而女生的手腕較幼,較難做到合乎尺寸 ; 加上市面上的首飾大多一式一樣,因而於2015年開始有自行設計手飾的意欲。 追求完美 臻善臻美 在大學畢業之後,Yammi以手繩創業,雖然家人意見不一,但Yammi依然渴望為自己的理想打拼。後來她途經深水埗的店舖時發現了一款金屬環,起初也不打算用這金屬環去打造作品,豈料在某次嘗試之下卻發覺能非常融入於自己的創作之中,自此她以純銀打造金屬環,希望為客人提供質素更高的飾物。 Yammi出售的手鐲全是由她親手製造,手鐲以純銀手鐲為基礎,Yammi會先為客人量度手腕尺寸,再在純銀手鐲上一針一線繡上獨特的花紋和拼色,最後視乎客人需求在手鐲上刻上客人的名字和數字。 執着成為絆腳石 Yammi對自己的作品十分執着,一直追求全人手去打造屬於客人,且而與客人有聯繫的作品。但隨着開業時間越長,Yammi察覺到自己的作品正在不斷重複,欠缺了風格和新意。直到一次,客人向Yammi分享某個角色對自己和伴侶具深厚意義,於是Yammi決定根據該角色的顏色去配搭手鐲上的花紋和拼色。這一著成功為手觸增添了一份意義。自此之後, Yammi的產品亦出現了更多變化。例如會以客人的寵物為主題,選擇和該寵物顏色貼近的針線去打造手鐲。她坦言能為客人打造出富有意義的手鐲令她深感滿足,並決定以這模式作為事業新方向。 被問到自己的優勢和如何在市場上脱穎而出,她認為自己的優勢是能造出完全符合客人手腕的手鐲,並恭謙地説不會視同業為競爭對手,Yammi認為大家是同樣專注地製作著自己喜歡的作品。「用同樣的材料,兩個人也可以做到兩種不同風格的。」